美高梅注册网址 史料研究 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的原因是什么?欧洲革命爆发的过程

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的原因是什么?欧洲革命爆发的过程

拿破仑三世的行为,非常快就显示出社会正义不代表自由,也表示他在1848年革命期间做出的承诺只是空话。他压制了所有提倡公益精神(publicspirit)的国民力量,包括议会、普选、传媒、教育与其他方面的团体。立法院被禁止选举总统、管理立法程式、提出及制定法案、为财政预算案投票或是公开它的审议过程。同样地,政府加强对普选之监控,并限制选举资格——改动选区,令郊区人口普遍能选出保皇势力,压制自由派的壮大。政府也限制言论自由,要求传媒交出「安全金」(cautionnements),作为它们保持「良好」表现的保证;政府就会发出警告(avertissements),禁止内容敏感的刊物出版,以查封或结束出版团体作为惩罚。书籍也受到内容审查。

1848年革命,也称民族之春 (英语: Spring of Nations) 或人民之春 (英语:
Springtime of the
Peoples),是在1848年欧洲各国爆发的一系列武装革命。这一系列革命波及范围之广,影响国家之大,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革命运动。

为了对抗个人的反政府行动,政府也实施了对可疑人士的检查制度。1858年,义大利人费利切·奥尔西尼(FeliceOrsini)企图刺杀拿破仑三世。虽然奥尔西尼的行刺理由是为了义大利统一,但已给拿破仑的政权以此为由采取更严厉的国家安全法例(sûretégénérale),容许它在未经审讯下拘留、流放或驱逐任何可疑人士。教育部门也采取类似的严厉政策,严禁高中教授哲学,并加重了有关部门的纪律处分决定权。

第一场革命于1848年1月在义大利西西里爆发。随后的法国二月革命更是将革命浪潮波及到几乎全欧洲。但是这一系列革命大多都迅速以失败告终。尽管如此,1848年革命还是造成了各国君主与贵族体制动荡,并间接导致了德国统一及义大利统一运动。

自路易·拿破仑称帝七年以来,法国没有政党政治。政府一直以公投统治国家。1857年之前,法国没有反对派。1857至1860年间,反对派主要人物只有「五人组」——埃米尔·奥利维耶、朱尔·法夫尔、埃内斯特·皮卡尔、雅克-路易·埃农和阿尔弗雷德·达里蒙。1853年,法国正统主义者与奥尔良派企图在奥地利恢复波旁-奥尔良的七月王朝,但是失败。保皇党此后不活跃。

美高梅注册网址,法国

1854年,法国参与克里米亚战争,与英国及奥斯曼帝国联军在1856年击败俄罗斯。独子欧仁·波拿巴在同年出生,令拿破仑三世有后。于是,拿破仑三世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实施他的政治理想。

法国二月革命是1848年欧洲的革命浪潮的重要部分之一,法国人民面对奥尔良王朝的失政,成功推翻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建立共和国,鼓励了欧洲其他地区的革命运动,令十九世纪时由奥地利帝国首相梅特涅组织的反动机制受到进一步打击。

1859年,拿破仑三世的法国与萨丁尼亚王国结盟,与奥地利一战。后来这位法国皇帝害怕德意志邦国干预战争和义大利壮大,故此在不久后跟奥地利议和。根据法国与萨丁尼亚的协议,法国在1860年获得萨伏伊和尼斯。法国突然停战令义大利人甚为不满。

1840年至1848年,亲政府的保守党派领袖弗朗索瓦·基佐当了首相【弗朗索瓦·皮埃尔·吉尧姆·基佐(François
Pierre Guillaume
Guizot,1787年10月4日-1874年9月12日),是一名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他在1847年-1848年间任法国首相,是法国第二十二位的首相】。为了赢取大支援,他以官位为奖赏,并滥用决定权乱批商业合同,以讨好资本家。政府官员在国家资助的计划中投资,政府答应以高息支付银行家借给政府以填补钜额赤字的款项。各种丑闻陆继涌现,令政府信誉受损。

得到法国支援的萨丁尼亚建立了义大利王国,在1861年初时只剩下威尼西亚和罗马邦还未统一。萨丁尼亚的成功令一直支援拿破仑的法国天主教徒甚为不满。他们以为法国不应攻打以天主教为主的奥地利,甚至帮助萨丁尼亚以武力收复教皇统治的罗马邦。于是,天主教徒开始反对政府。其中,极端支援教皇权威的路易·维伊奥在Univers撰文批评政府。1860年,天主教的马龙派教徒与回教德鲁士教派在叙利亚发生冲突,法国成功平息事件,但未能挽回天主教徒的支援。

中产阶级要求温和的改革,希望藉扩大选举权加强民主性以清除政府中的贪污行径。但基佐和路易·菲利普拒绝回应这些要求,并继续其”无为”(do
nothing)政策;路易·菲利普更逐步加强警察审查出版的制度及群众集会的限制。这显示他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主领袖。因此,”七月王朝”的统治基础从一开始便非常薄弱。

法国外交政策充满矛盾。拿破仑当初支援义大利统一运动,其后却害怕义大利统一后变成法国的强邻,马上结束了对义大利人的支援,反而令其他地方的人民更期望建立民族国家。1861年2月18日,萨丁尼亚王国在迅速兼并托斯卡纳及两西西里王国后成立义大利王国。义大利的重建证明了拿破仑采用折衷主义的后果。拿破仑在内政也采取折衷政策。但相反地,他赋予的最少让步也足以令民众日渐有更多难以拒绝、甚为正当的政治要求。

路易·菲利普拒绝支援1830年的义大利及波兰独立运动,亦使法国的自由主义者失望。

拿破仑为了在外交连番失利后恢复帝国的声誉,就尝试在失去右派的支援后拉拢左派。义大利一役后,他在1859年8月16日宣布大赦,标志著专制帝国转变为生存了十年的自由主义、以至实行议会制的帝国。

面对政府的贪污及专制,知识分子及中产阶级十分不满政府的统治。共和主义者更希望推翻君主制,成立共和政府,他们要求全民投票,对路易·菲利普的专制完全失望。

随着法国工业化在1830年代以后突飞猛进,工人阶级兴起及社会主义思想亦广泛流行。圣西蒙(Saint-Simon)、傅立叶、卡贝、路易·布朗(Louis
Blanc)及蒲鲁东皆是法国著名的社会主义者。他们成立民间组织,提倡社会主义及人道思想,希望政府加强保障国民的就业机会、老弱者的权益。这种思想亦直接激发”主权在民”的观念及对普选的争取。社会主义的宣传行动,更加重了人民的普遍不满。

法国的天主教会不满基佐偏重资产阶级的腐败统治,并对于政府带有自由主义倾向的宗教政策亦表示猜疑和忧虑。

正统主义者以为路易·菲利普是一个篡权者,他的统治亦没有波旁王朝的合法性,相比之下,查理十世的孙子尚博尔伯爵更有资格继承王位。

路易·菲利普以”平民皇帝”自居,生活简单而没有风采,加上施政倾向保守谨慎,没有拿破仑支持者强调的军事荣耀,不免叫人失望。

温和的外交政策亦是奥尔良王朝(Orleanist
monarchy)失败的主要因素。民族主义者谴责路易·菲利普卑躬屈膝的外交政策,让法国的外交政策臣服于英国之下,更不满路易·菲利普未能善用时机使比利时受制于法国。加上1840年代拿破仑崇拜的复兴,以令拿破仑的缺失被遗忘,其成就却被歌颂。拿破仑被以为是国威的象征,被看成是一个英雄,且是社会的改革者。对拿破仑的崇拜最终加深人民对路易·菲利普政府的失望,人民将之与拿破仑的功绩比较,更以为现政权在外交上的不济。

总括而言,政府的失政、以及统治者缺乏政治魅力是令二月革命爆发的原因。

1847年,自由主义者开始举行许多”宴会”,他们在此讨论了许多关于改革的问题,这些”宴会”后来被禁止。

在1848年2月22日,工人和学生聚集一起纳喊,要求推行改革。他们高唱《马赛曲》,并在街上燃烧杂物。2月23日,国民卫队奉命恢复秩序,但他们没有执行命令,反而投向革命的群众。

路易·菲利普唯有作出某些无用的挽救措施,如撤销基佐的职务以讨好革命者,但最后他还是要放弃王位。拉马丁(Lamartine)成立了临时政府,宣布建立共和国(史称法兰西第二共和国)。

1848年12月,将近半个世纪前叱吒风云的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当选共和国总统。仅仅四年后,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复辟帝制,共和国总统摇身变成了拿破仑三世。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就此退出历史舞台,法兰西帝国迎来了他的最后一位皇帝。

德意志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