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史 斯温顿

拜占庭帝国所控制过的最大领土面积为270万平方公里,人口颠峰值则为3400万。帝国的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并拥有发达的商业和手工业。在中世纪早期的几百年中,拜占庭一直是欧洲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它的货币索利都斯长期以来是欧洲和西亚的国际流通货币。

方腊怎么死的

尽管亚美尼亚的金矿和巴尔干的丰富银矿为拜占庭提供了贵金属的来源,但拜占庭帝国最主要的收入还是来自商业贸易中征收的关税和贸易税(此外还包括过境税、入城税、不动产转手税等名目)。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处于欧洲、亚洲、非洲的交汇点,自古以来就是世界各地商船汇集的地方,也是丝绸之路的终点,发达的国际转口贸易给当地居民带来了钜额的财富。萨洛尼卡、特拉布宗、安条克和亚历山大等城市也是拜占庭帝国的重要贸易港口。拜占庭的进口物资主要包括丝绸、毛皮、奴隶、粮食、贵重木材、香薰料、染料、象牙、宝石、珍禽异兽和其他奢侈品,出口物资则有玻璃、马赛克镶嵌画、高阶丝织品和锦缎、武器、葡萄酒、金银货币、珠宝首饰和工艺品。拜占庭的通货长期保持稳定的状态。1磅黄金铸造72个名为「诺米斯玛塔」(Nomismata)的金币,一个诺米斯玛塔等于12个银币,1个银币等于12个铜币。一个工人一年工作280天,大约挣25个诺米斯玛塔的年薪,就可以维持衣食所需。

nbsp;nbsp;nbsp;
十字军东征在西方历史上被视为野蛮的宗教冲突,臭名昭着,但在东西方文明的改变和彼此交流上却有不同解读。只要去过西西里岛和耶路撒冷,便会明白……

公元7世纪后,拜占庭的国际贸易因与波斯和阿拉伯的战争而受到影响,传统的经过波斯湾和叙利亚的商路中断,迫使拜占庭开辟通过红海进入古印度洋的海路贸易和通过黑海、里海、咸海的陆路贸易路线。至9世纪,拜占庭的国际贸易达到最高峰。

美高梅手机官方网站 1十字军出征动员

11世纪,突厥人夺占小亚细亚,拜占庭逐渐丧失了黑海沿岸的商业据点。与此同时,由于威尼斯的兴起,以及热那亚、加泰罗尼亚商人的竞争,拜占庭的商业开始衰落。诺曼人则入侵希腊南部的底比斯和科林斯等丝绸工业中心,将大批养蚕技师和丝织工匠带到西西里,打破了拜占庭对丝绸的垄断地位。数次十字军运动,尤其是第四次十字军东侵,严重地破坏了拜占庭的商业地位,彻底改变了地中海贸易格局。在拜占庭帝国末期的如果干次皇室斗争中,为了获得资金,拜占庭皇位争夺者屡以商业贸易特权为抵押,致使本已遭到严重破坏的本国商业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君士坦丁堡和特拉布宗不再是东方商品的集散地,其地位被威尼斯在东地中海的商业据点夺去。威尼斯和热那亚商人甚至在拜占庭本土取得了商业特权,在君士坦丁堡郊外的加拉塔建立了商业殖民区。到14世纪,拜占庭的商业已完全萎缩。

nbsp;nbsp; 摘自王巍《金融可以颠覆历史》 时代华语出版社

除了商业税收外,拜占庭帝国其他的经济收入来源还包括向元老阶层征收的地产税和向城市工商业主征收的货币税。此外还向城市工商业主征收马匹、布匹等实物税。城市公民还要交纳公证税、印花税、司法税等间接税。富有的市民还要负担路灯燃油、节日赛马、慈善机构、城市卫生和救火等费用。

美高梅手机官方网站,十字军东征一直是一段神秘的历史,它是一场历经近200年,动员了千万人,跨越了欧亚非三大洲的一次战争,其中充满了血腥屠城、背井离乡、纸醉金迷的气氛。多年前,笔者曾游历耶路撒冷,也参观了多个十字军战场,陪同讲解的无论是阿拉伯人、天主教徒、基督教徒,还是非教徒的学者,都异口同声地谴责这个暴行和对文明的摧残。但是,翻阅了许多历史着作和资料,十字军东征仍有太多的迷思需要去重新解读。

拜占庭的农业税依照田亩面积向村庄集体征收,逃亡农民所抛下的荒芜农田所需缴纳的税收,由其所在的村庄代缴。每年5月和9月,帝国的巡回法官和税收官吏下乡征税,每3年普查一次土地状况,确定税收额度。

1000年前后,经历了罗马帝国衰落后的欧洲正在成为基督教的后院,宗教势力在与世俗权力争夺民众中取得上风,旨在回归宗教精神的克吕尼运动
已经将欧洲民众的价值观和财富观紧密地与基督教教义和朝圣联系起来。同时,社会也在发生巨大变革。首先,欧洲社会的生产力和商品经济有了长足发展,手工业开始从农业中分离出来,封建领主渴望获得更多的土地和财富,扩充政治、经济势力;其次,西欧实行的长子继承制,使得大量贵族无法继承遗产,成为纯粹的“骑士”,他们中的很多人依靠服兵役和劫掠商旅为生;最后,西欧新兴的城市商人,尤其是威尼斯、热那亚和比萨的商人,企图从阿拉伯和拜占庭手中夺取地中海东部地区的贸易港口和商品市场。此外,受到封建领主压迫和饱受饥荒折磨的农民,也想寻找摆脱饥饿和封建枷锁的出路。

在8世纪丧失主要的农业省叙利亚后,拜占庭帝国加大了在巴尔干和小亚细亚的农垦力度。当这些地方的土地也在11至14世纪逐渐沦丧于斯拉夫人和突厥人之手、而帝国的商业贸易又极度萎缩时,拜占庭帝国就理所当然地出现了财政困难的状况。在14世纪,为了筹措开支,安娜·德·萨伏伊皇后曾下令熔化宫中的金银器皿,铸造货币。一位记录了约翰五世加冕典礼的拜占庭史官曾哀叹道:「皇帝的大多数皇冠和冕服只是看起来像黄金珠宝,本来都是染上金色的皮革,饰以彩色玻璃冒充宝石。前朝皇帝用来品尝美酒的、缀满红绿宝石和珍珠的高脚金杯,已被换成了白锡杯或陶土杯。……到处可以看到类似具有天然美丽的宝石和多彩绚丽的珍珠一样的东西,但是这些都骗不过众人的眼睛……罗马帝国的繁荣和辉煌竟然颓败到这种程度,昔日的荣光完全消失了……」

在封建公国林立、乡村正在逐渐城市化的过程中,领土之争、宗教迫害和家族纷争使得大批骑士和农民流离失所,在欧洲不断迁徙求生。基督教声称的“千年末日”成为教徒和民众改变自己命运的共同历史机遇,而到耶路撒冷朝圣则是必需的赎罪方式。

至巴列奥略王朝晚期,拜占庭帝国已完全依靠出售皇室财产土地和借高利贷来维持必要的开支。为了筹措现金,帝国向塞尔维亚人、保加利亚人、威尼斯人、热那亚人和土耳其人屡次割让土地,甚至连色雷斯和加拉塔等对首都和国家生死攸关的重要地区也被割让,使帝国丧失了最后的自救资源。1423年,当曼努埃尔二世将第二大城市萨罗尼卡卖给威尼斯后,拜占庭帝国已无地可割,无税可收,仅靠君士坦丁堡城内少许工商业税收残度余日。这一状况无疑对拜占庭帝国的最终灭亡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此时的耶路撒冷已经在伊斯兰人手中统治了300多年,并且成为了伊斯兰教的圣地。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彼此对领土的争夺战,在中欧就已经开始了,他们之间形成了极深的宗教仇恨。伊斯兰教极端派在1009年出于报复摧毁了耶路撒冷的所有基督教堂和犹太教堂,并封锁了基督教徒的朝圣路线,继而又进一步在1071年大败拜占庭帝国军队,使得后者不得不向罗马基督教廷求救。

尽管同样信奉基督教,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拜占庭帝国与远在西方的罗马教廷,已经基于神学理念和权力争夺在1054年就正式分道扬镳,形成了西方的天主教和东方的东正教两系。拜占庭的求救恰好给了罗马教廷一个绝佳的机会大举东进。此外,已经皈依基督教的诺曼人刚刚从阿拉伯人手里夺回了西西里岛,意大利沿岸各个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人阶层和共和国舰队等都强烈渴望在地中海和阿拉伯人控制的红海建立政治和商业的优势,毕竟这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国际贸易中心。

就在这样的社会变化、种族冲突、宗教对立和商业期待等因素下,1095年,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分别在意大利和法国召开宗教大会,号召基督教徒以十字徽为标志组织圣战,向耶路撒冷进军,从伊斯兰教手中夺回圣地。在法国的克勒芒宗教大会结束后,乌尔班二世发表了煽动性演说,他历数基督教徒在东方的痛苦和突厥人的“暴行”,号召贪婪的领主、好战的骑士、冒险的商人和盲从的农民统统拿起武器,从异教徒手中夺回主的坟墓。他还允诺说,凡是参加远征的人都可以赦免罪过,死后直接升入天堂。就这样,宗教感情的冲动和物质利益的诱惑,使西欧各个阶层全都狂热地投身进了这场战争。

从1096年开始,十字军发动了对伊斯兰教徒长达200年的宗教战争,直至1291年才结束。在阿拉伯世界,这场战争多认为是由法国牵头发动,所以被称为“法兰克入侵”。尽管十字军以捍卫宗教和夺回圣地为口号,但事实上这是一场财富掠夺和领土瓜分的野蛮之旅。

十字军东征一共进行了9次。1096—1099年是第一次东征,也是唯一胜利的一次,当时参加的人数约有10万。1097年,四路军队在君士坦丁堡会合,随后渡海进入小亚细亚,占领了塞尔柱突厥人
的都城尼凯亚等城,大肆掳掠;又在1099年7月15日占领耶路撒冷,并且按照欧洲国家模式,在地中海沿岸所占地区建立若干封建国家。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