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历史的18分钟

1745年4月,马萨诸塞总督雪利(William
Shirley,1694-1771)授权缅因的富商威廉·佩珀雷尔上校(William
Pepperell,1696-1759)率领新英格兰民军,进攻新斯科舍布雷顿角(Cape
Breton)上的路易斯堡(Louisburg)。

今加拿大新斯科舍的路易斯堡扼守圣劳伦斯河的入海口,在围困几个月和沃尔夫率军猛攻后,法军不支。英军随后把数以万计的法裔移民驱赶出去,很多后来落户路易斯安那,加拿大称这些人为阿凯提亚人,美国人称他们为凯金人。英军本来要乘胜追击,进占魁北克,但卡里昂战败,进军蒙特利尔的计划流产,冬天将至,只得放弃进攻魁北克,攻打新奥尔良的计划也同时放弃。

乔治王之战King George’s War(1744-1748)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期间英法两国在北美洲进行的印第安人战争,也是英法双方争夺北美殖民地的第三次军事对抗。

在欧美历史上,改变历史的名战不计其数,但在改变历史的无名之战中,1759年9月13日在魁北克城墙下的亚伯拉罕平原之战恐怕要独占鳌头了。

1746年,法国远征军试图夺回路易斯堡,但在新斯科舍近海遇暴风雨袭击损失惨重而失败。

沃尔夫胆大妄为,绕过魁北克城的坚固防御,从侧后登陆,攀崖进攻。当年可没有现在这些崖脚的平地,只有乱石滩和树丛

1746-1748年间,法国人和其印第安盟友不断袭击新英格兰和纽约北部的英国移民城镇,英国人及其易洛魅盟友则对加拿大的法国移民进行报复性袭击。所有这些袭扰活动均未收获。

香普兰是法国开拓北美的大功臣,他的雕像如今还在魁北克Le Chateau
Frontenac大饭店前矗立

因发生在英王乔治二世(George Ⅱ,1683-1760)在位期间(1727-1760),故名。

法军司令路易-约瑟夫·德·蒙特康姆伯爵是波兰和奥地利继位战争的老将。蒙特康姆是一个勇敢的军人,在奥地利继位战争期间,他的团队留在法国,他主动上前线作战。在1746年米兰附近的皮亚琴查之战中,蒙特康姆身中5剑,重伤后被俘,交换战俘回到法国后,他再上战场,继续建功立业。1756年,路易十五委派他出任新法兰西的总司令。蒙特康姆开始的时候手气不错,连克数城,但在威廉·亨利堡战斗后,投降的英军列队出城,蒙特康姆的阿尔冈钦印第安人盟军大开杀戒,蒙特康姆试图劝阻,但还是罪责难逃。这段故事被美国文学名著《最后的莫西干人》载入史册。在1758年的卡里昂之战中,蒙特康姆的4000人战胜了16000英军,这是蒙特康姆军人生涯的顶峰。

后来由于双方厌战,于1748年签订艾克斯拉沙佩勒条约(Treaty of
Aix-la-Chapelle)。依约路易斯堡归还法国,作为交换条件,法国将印度的马德拉斯归还英国

7月份,英军利用舰队的机动性,先在河中的奥尔良岛登陆,然后在魁北克对岸登陆,架起大炮,轰击魁北克,河岸悬崖下水边低地的下城被轰得瓦砾遍地,但高地上的法军好整以暇,拒不出战。魁北克在陆地方向有很厚的城墙,靠河一侧则有50米高的悬崖作为天然屏障,地形有利于守军。7月31日,英军在舰队支援下,试图从魁北克以东的博波特登陆,这里地势平缓,上陆后可以展开兵力,以便从相对平坦的地形向魁北克进攻。但蒙特康姆早有防备,英军登陆兵力在水际线受阻,勉强登陆的部队毫无章法地向法军阵地冲击,被猛烈火力打了回来,死伤惨重。及时来到的雷雨使沃尔夫得以把残兵败将撤回船上。接下来,沃尔夫试图用袭扰圣劳伦斯河两岸的法裔移民村镇把蒙特康姆逼出来决战,捣毁了至少1400座房舍,杀戮了一些村民,但蒙特康姆就是按兵不动。整个夏天,英军在围困魁北克的同时,也担心法军反攻,人不离枪,马不卸鞍,营内疾病丛生,军心浮动,沃尔夫决定9月底之前必须总攻,否则时机就要错过。

美高梅首页登录,新英格兰民军在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支援下,包围了法国人严加防卫的路易斯堡要塞和城镇。经过49天(1745年4月-6月)围攻,该要塞和城镇守军被迫投降。

伍尔夫则是英军中的后起之秀

战争起因是新斯科舍、新英格兰和俄亥俄谷地的边界问题,新英格兰的英国人和新斯科舍半岛的法国人为夺占领地,都借助于当地的印第安人向对方发动进攻。

老匹特或许是打造日不落帝国的元勋,儿子小匹特也是不凡之辈,24岁就当上了英国首相

9月13日天色大亮的时候,蒙特康姆终于意识到,英军已经登上了亚伯拉罕平原,进攻在即。这其实不是什么大平原,是以法裔移民亚伯拉罕·马丁的农场命名的,田野里除了玉米地就是草丛。在蒙特康姆眼里,不利之处是沃尔夫已经登上亚伯拉罕平原,还带上来两门炮,有利之处是布干维尔的人马在沃尔夫的背后,在博波特还有援兵可调,可以腹背夹攻,实在不济,还可以退守魁北克的城内。但蒙特康姆决定既不等布干维尔,也不等博波特的援兵,抢先攻击,试图在沃尔夫立足未稳、还没有来得及增兵和运上来更多火炮时,一举把沃尔夫打垮。

尽管作战由于英军司令畏惧不前而最终失败,沃尔夫表现出的主动精神和勇敢引起了军机大臣威廉·匹特的注意。匹特不仅制定了英国的崛起战略,还以雄辩、人品和平民情结赢得广泛的尊敬,在1766年上任只有贵族才能出任的首相之前,始终拒绝贵族头衔,美国城市匹兹堡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匹特的战略是在大陆上由普鲁士和汉诺威联军缠住法国,而英国在海上进攻法国的海外利益,尤其是在法国鞭长莫及的新法兰西。新法兰西尽管幅员广大,但人口稀少,1754年时,法裔移民只有区区6万,而新英格兰的移民人口已经增加到150万,已经把路易斯安那之外的新法兰西蚕食大半,把法国势力赶出北美指日可待。匹特不信任陈腐、平庸、贵族出身的高级军官团,1758年1月23日委任只有31岁的沃尔夫辅佐杰弗里·阿姆赫斯特少将进攻路易斯堡。

圣劳伦斯河流经魁北克城之前,在河中形成奥尔良岛,这是英军首先登陆的地方

亚伯拉罕平原之战可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无名之战,短短18分钟,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